爱回去不回去”童爸爸气急败坏的声音不小的喊

,怎么听的了这种话,声音立刻就提上去了“童素,把你的话收回去,院方跟区里推你出来只是因为你的专业知识过硬,可以给病患更好的照顾看护,跟私人感情没有一点牵扯,你这么振振有词的,到底是什么意思,这件事跟你是不是我的女儿,古中尉是不是点名要你看护一点关系都没有,你不要妄自猜测领导的意思……”

无声的抬起了头,童素直视着爸爸愤怒的眼神,脸色始终没有放下来。

“啊哟干什么嘛”病房里的门开了,童妈妈推开门走了出来,挡在两人中间,小声的调解着“干什么的啦,怎么又吵起来了,怎么回事嘛,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的嘛”

“没有商量的必要”童志成气愤的往后退了一步,仰起脸强硬的跟童素对视“童素,这是院方跟军方的决定,这件事你答应也得答应,不答应也得答应,没有你说话的余地”

“……”童素看着父亲的眼睛,握着记事本转头走向了来时的通道,蓝白的墙壁映着她冷静平静的脸,童素脚步稳健的往回走。

“看你教的什么孩子”童志成一如既往的在抱怨“丫头就是丫头,怎么比得了儿子”

“哎哟,不要说了啦”童妈妈急的慌着拉童爸爸的衣服“小声点啦,你不想想女儿多久没有回家了”

“随她,爱回去不回去”童爸爸气急败坏的声音不小的喊,看着童素的声音消失转角的楼道里。

病房里,古诚躺在床上,听着外面的声音,唇无声的抿